a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期刊 > 西方诗歌

海妖:我的网恋(之一)

发布者:admin
日期:2019-05-15 19:00

按语:海妖来自武汉。 海妖是我的学生。

海妖这篇《我的网恋》与她以前的作品不一样,更加贴近生活的现在进行时态,有了一种强烈的个性化痕迹。

自述的方式更容易反映内心生活的原生态,但也过于粗痞化了,多多少少有些油滑的成分。 只为了表达自己,一味地表达那种冲动和激情,还远远不够。 许多网络写手笔下的那个我,基本上是对自我的一种简单化复制,缺少对人性的深入剖析,也缺少更为广阔的社会外延。

极具感性化是海妖的优势,但缺点也是明显的。 也就是网络写作者总是缺少一种相对理性的提升和整合。 除了具有深度的社会体验之外,还得有更为博大的人生关怀。 形而下的日常生活经验是写作一个基础,在这之上要有类似卡夫卡、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终极意义的关怀,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。

(李迎兵)姓名:不详性别:女年龄:1825网龄:4年民族:汉身份:网络油条曾用ID:海妖公主嚣张花侍魂啊现用ID:心态失控婚姻状况:保密如果你是一个对生活现状十分满意并且热爱生命,从未厌恶过自己及周遭一切的完美人,你就不要再看下去了,因为这无论对你还是对我,都是一种精神侮辱。 在我自己看来,我是一个非常有性格的人,没有我不敢说的话,没有我不敢做的事。

举个例来说,从前和男同学打架,眼见男同学举起凳子威胁,换了别的女孩子嗲声嗲气一句:别打我,我怎么也是女孩子啊……或者花容失色地惨叫:对不起嘛我不敢了……男生定会顺水推舟地放你一马,我知道这十分有效,但我不,我昂首挺胸地仰视他:有种你砸啊,不砸你不是个男人!凳子直落头顶。 我额上的疤就是这样炼成的。

那时我才十一岁。 我只能说我的性格提前一步实现了现代化。

这可比党的五年计划有效率多了。 因为现在许多傻B男人迷恋的个性美女早在十多年前就曾出现,但她没有得到现在这样高档的评价,而是所有人的厌恶。 如果现在的我还在初高中之类适宜产生早恋的地方混,那么我确信我是受人瞩目的类型。

因为我性格非常好,而且很漂亮。 因为许真正的漂亮女生觉得不该自己夸自己好看,但我不。 当然很多人觉得我不够好看,我可以把它理解为嫉妒。

我从不化妆。 你可以想象,一个高挑的长发女子顶着素面从校园中威风凛凛地穿过,是有许多人回头的。

有一次我化了淡妆去电台录节目,路上看到一个兄弟踩着他的破单车破空而来,我老远扬手嗨他,但他面不改色与我擦肩而过,愣是没有搭理我。 下午上课,我正疑心是不是得罪过他而不要主动搭讪时,他冲到我面前眉飞色舞:老么,今天真他妈爽啊,中午从食堂回来,有个美女跟我搭讪你知道吗,哎呀,我竟然忘记问她要电话,啧啧,真正的美女啊,那身材那长相……他突然盯住我,哎,跟你有点……我以鼓励的眼神暗示他说下去。

他思考了几秒下了一个有生以来令我第一次有点冲动的结论:你怎么可能跟人家比嘛……很好。 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。

这样的鄙夷。 在我未感染网络前长达十多年的人生中,没有任何人喜爱我。 这严重影响了我此后的心态、荷尔蒙分泌以及面部肌肉的正常走势。

注意我的措辞,没有任何人喜爱我,其中包括我自己,甚至可以说是厌恶。 我常常在镜子前呆上一整天,也许别人只能看到我阴暗的脸,但我能看到我阴暗的心。

后来我长大了,明白这世上至少有一个人在乎你,你就该快乐的道理。 我想我该去找他。

但找不到。

一个人若连自己都不爱,哪里有人爱你。 悲观到极致的时候,我甚至觉得街边的妓女都比我快乐,她们起码在放纵肉体的一刻为人所爱,而我,披挂一身刻意的冷漠以示高贵及良好的教育,实际上我只是拉不下老脸和那些青春女子争生意。

再后来,我觉得信任一个和你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是奢侈。

我妈再烦我,也会在同三姑六婆谈及我的时候贴金地夸我爱干净又聪明成绩又好,但这时我会即使拖着鼻涕,一脸呆滞地跑过来:妈,老师要班上倒数三名的家长去开家长会……我妈则会十分利落地将我一脚蹬开,假装我是认错人的讨饭小孩。 她总是教导我说,不可爱的小孩长的不好看没关系,笨也没关系,勤奋就行了,人家爱因斯坦就是这么发明灯泡的。

(原话勿改)但我每天累得象条狗一样,也没发现身边缺少什么而激起我发明什么的决心。

值得庆幸的是我有点文化,我的手总是比大脑更先一步写出不加修饰的语言,并组织成完美的句子文章。

这体现在我写情书的本事上。 当然不是为自己,我这样的人,给男同学递情书一定会被丢到脸上,所以我不写给他们。 但忍不住想写,看到有春心澎湃的女生,就纵恿她用情书来表白,这样的请求多半会被接纳,因为即使失败她也可以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。 我的文字优美携永意味深长,词句清丽绝俗对仗压韵,我因此名声大噪,后来不仅帮女生写,还揽了许多男生的活计。 我这个人心肠不错,从来都是分文不取,有时还送一赠一。

我曾非常喜爱的一个男孩子,就是在我帮他写情诗时认识的。 我每天都会到他们班送写好的情诗,他就嬉闹地捏我一把当着许多同学的面说:亲爱的,简直爱死你了,追到她一定请你去必胜客。 其实他追到过很多个,我在必胜客打工时见到他牵着不同的女生来吃披萨,就会生气地想,哼,再不给你写了,老骗人。 如今想来,我觉得我实在太Q,Q的意思是阿Q精神,但现在时尚的人都这样说。 我明明喜欢人家,唯一可以去找他的理由就是帮他写信追女生,送信的时候就Q起来了,自以为真的是写给他,我们在交往了,全天下都知道我给他写情诗,我也知道,而全天下也知道他用这些情诗追别人,我装不知道。 我想这样的悲伤是你永远无法了解的,就如同你无法了解那时的我怎么会有一脸兴致盎然。 本文链接地址:。

上一篇:海外求学没有后顾之忧,神州车闪贷为你提供资金保障

下一篇:海子侄子查锐:怀念从何而来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