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期刊 > 西方诗歌

信马过扬州,美人猎春风

发布者:admin
日期:2019-07-12 08:12

信马过扬州,美人猎春风

  赛记:信马过扬州,美人猎春风  潇湘蓝  名为跑马,实为烟花三月下扬州。   临行前,女人们已经开始激动了。

  “周六天气不错,多云。

”  “好久不见,又可以聚啦。

”  “要带旗袍吗?”  “想得真周到。

”  “不能辜负了扬州的美景呵。 ”  “凹造型呐,我也嫌麻烦的。 ”  几个最先嚷嚷的都是典型的上海太太,自嘲缺心眼其实说话点到为止,一句不多的。 后来酒店会和大家碰到一起,十六钗只有一位正经穿了旗袍,一亮相满堂璀璨,像烟花一样,“噗”一下一束耀眼的光线突然炸开,瞬间燃爆气氛,堂下各种分贝开始陆续上升脑子骤然被放空,只听得一句“一桌酒吃出一个大太太”,笑声戛然而止,二秒种之后再次哄然叫妙,“嘭”的一下又一朵礼花腾空而起,各种喜乐。

女人们聚在一起每每如节庆,四个女人一台戏,超过十个就是一场烟火晚会,连续绽放十几二十几响不算多的。

  何为烟花三月下扬州,  烟花,何解?  古人只识柳絮,岂懂今人之乐。   扬州三天,喝早茶逛园子,是头等大事。 群芳会若无淮扬菜系岂非美人寂寞空闺冷。

淮扬地界要是没有这一群西下的女人,霸王何处觅佳人。   早茶定在趣园,入口处的保安是个人物,帮人拍照顺带逗乐解说,滑溜地自我推广。

沿着游廊一路走到头,“小栏外,春如线,孤帆远影傍花行。

”可惜早茶上午9点才开始,虽说是有闲阶层的产物,那一早的鸟鸣、晨光和清绿是沐不到了,难怪有那一种富家女连荷叶莲蓬菱角花香都不知的。

门口还有不少等位的食客,乌鸦似的拥堵在两边。

因为提前预定,从中间直直地穿进去时,每个女人都像拖了一条孔雀的长尾巴,不骄傲都不好意思。   来得晚了,面前的一杯绿茶已过熟。

服务的大姐催促再三,吃食早摆上了。

妙在台中设着四张高椅坐着四个天青瓷乐伎,“十年一觉扬州梦,玉人何处教吹箫。 ”都在这一件小玩意上了。 不知座中唯一的男子能否欣然入戏。

  一桌精细除了扬州烫干丝,其他三丁包翡翠烧麦麻团酱菜阳春面都是常见的,到这里丫头骤然成了小姐,突觉尊贵。   蟹黄汤包还要再隆重些,最后才一碟一个端上来。

一只娇羞,笑得弯腰塌肚的,媚态十足。

吃它有点麻烦,戏言“轻轻提,慢慢移,先开窗,再喝汤,最后一扫光。

”说得俏皮,关键处一点未提。 汤包的温度最难把握,一不小心就会被烫麻,但冷了更不好吃。 左右为难,我还是拎起来先吃了,试了一小口,正好,一吸就惨了,下意识一撒手,结果玉山倾倒难再扶,汁盘淋漓,味道尽失。

回看左右也是各种笨拙傻笑不已。

不甘心,听见瑜伽美人不吃肉,我便接过来再吃了一个,这只都快凉了,蟹粉的腥味也上来了。 加了醋尚可。 囫囵两吃,唯包子皮薄可照人实在比馅强。

  十点刚过。

服务大姐冷不丁从背后抄手进来,收茶撤盘了。 这是个人人平等互相体谅的时代。 女人们纷纷起身,我们用各自的涵养把扬州的慢生活定格在了墙上的巨幅画内。   早茶,扬州人叫“皮包水”,晚上泡温泉,又叫“水包皮”。 这也太难听了。

扬州也算诗意之地,怎能如此俚俗。 当年“腰缠十万贯,骑鹤下扬州。

”如今坐骑变快了,风却也不雅了。

  从趣园往大明寺有两公里多,两边的行道木高耸入云,这一路瘦西湖何园个园朱自清故居都在附近,难得风景带车少树静。 绿意帘栊,袖带飘摇,隐隐招招。

女人们三两成群外加暖男护持,尬聊热聊皆成趣。

  “你的皮肤怎么那么好?”  “我妈给的。 ”  “你脸上什么都没擦吗?  “你见过我妈吗?”  ……  “你身材真好,看上去像个运动员。 ”  “我做过平板测试,我是运动员的心率。

”  “你今天早上没去跑?”  “我同房昨晚没睡好。

”  “我全套装备都带上了,每次都真心实意想跑的,但是临了吧,总有这儿那儿的不舒服。

”  ……  这一段路走得舒心,女人间聊聊孩子说说年龄与长相,彼此看看,这是大哥的大哥、那是大哥的女人、她是女人的大哥。 前半生随风荡漾在人间四月天。

短短二十分钟的时间怡然而过,回望那时的声音笑貌,是这次扬州行最迷人的一段记忆。   初识扬州,只知有琼花。

  一起去了大明寺。

  大明寺平山堂前迄今最古老的一株三百年琼花,黯然躲在香客背后,落花凌乱,满身无奈。   一个人去了汪氏小苑。   当年扬州名流贵门如今已成空壳,唯春晖堂前的百年琼花、秋嫮轩前的巨株茉莉花惊心动魄。 微风一阵一阵的,人是粗糙麻木的,只有落花感应得到,一片云似的轻轻飘下,不偏不倚落在山石上,人去楼空,还是那样痴情地守望着。 都是历经风雨的魂魄,爱已成了一种习惯。   知足了。   走累了,才想起来我是来跑马的。

马队里的其他女人全跑回酒店午休了。   扬州第三天,鉴真国际半程马拉松。   国内唯一的金标赛事,与上海半马同一天。 这群上海女人放弃家门口的赛事宁愿火车汽车迢迢而来,可见热忱。 奇怪的倒是扬州人,这两年跑过十几场赛事,每每组委会敲锣打鼓笙歌燕舞动感十足,未见过扬州这般安静的,身边不断闪过的古的仿古的现代的建筑、街巷俱都沉默不语。

21日当天阴云而雨未落,气压低也并不明显。

线路安排路况补给一概良好,唯独旁观者极少,后来听说何园内挤满了人,他们宁愿在人堆里寻觅岁月静好,也不去百步之外的街头喊一声加油,大都市染就的无端的狂热在这一刻彻底败给园林。 “自胡马窥江去后,废池乔木,犹厌言兵。

”真正是渗入骨髓的。   这是一场跑者自己的狂欢。

队里的姑娘们三个小时内真枪实弹、弹无虚发,个个刷出中年少女妥妥的战斗力。

最柔和的最快,盲跑2:01分,pose范2:11分,热心姐2:15,大哥的女人2:17,大哥的闺蜜2:18,英语魔如愿PB,还有几款叫:我就跟自己比,我就爱比关门快一分。

最难得的是那种全程自我掌控的,能快而不快,能而不为,能而不欲。

严格按照心率和教练表执行,比平时训练下降20妙的配速完赛,太漂亮了。

只有我,要反思了。   扬州回来,老老实实休息,做做美食。   岁月布下天罗地网,中年仙女出得来进得去,且行且乐。 文章标题:信马过扬州,美人猎春风文章地址:http:///。

上一篇:《妃本倾城:这个妖君我收了》第一章 中箭,猫?
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