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期刊 > 西方诗歌

复仇嫡女:妖孽王爷来敲门秦尚城”花溶小说全文阅读 复仇嫡女:妖孽王爷来敲门精彩章节

发布者:admin
日期:2019-07-11 12:26

复仇嫡女:妖孽王爷来敲门秦尚城”花溶小说全文阅读 复仇嫡女:妖孽王爷来敲门精彩章节

精彩章节试读:第七章女奴逃跑她也不客气,吃饱喝足后,觉得困了,倒头就睡。 这一夜,肯定了秦大王不会回来,她睡得十分熟,连梦都没有做,第二天很早就醒来了。 今天没有阳光,天气阴沉沉的,昨夜的雨好像没下下来,到今天就积累起来,她正要走出去,大雨就下起来,哗啦啦的,能听到海边翻卷的海浪声声。 她十分惊吓,只好在屋子里躲着。

包裹早被抢去了,身上褴褛的衣服仅能蔽体,更无法换洗,汗湿了又晒干,穿在身上仿佛结了一层盐粒,硬邦邦的,很不舒服。 尽管下雨,她也不敢脱下来洗一下,这群海盗毫无人性,随时冲进来,若看到自己赤身裸体,后果不堪设想,便只好由得这硬邦邦的衣服在身上,走动时,都刮着皮肤,有点疼痛,再加上昨天挨的一击,浑身上下,仿佛疼得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。

屋子里有一张极大的桌子,她一直不敢去看上面有些什么东西。 现在被困在这里,就走过去看看,只见上面乱糟糟地放着一些海洋地图、某些鱼类的皮之类古怪的东西,旁边有一个巨大的柜子,但是用一把大铁锁锁着,也不知道里面是些什么东西。

午后,大雨好不容易停止了,天气还是阴沉沉的。

她急忙往外面走,只见雨后的海面,海天一色,灰灰的,颜色看起来十分奇怪。 她四处看看,没有看见那个少年,心里有点儿失望,估计他被那些凶汉关起来干活,不许出来了。 海风阵阵,带着咸湿的腥味,海鸟压低了翅膀飞翔,好像要冲破这种沉闷的漫天灰色。

突然,她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,仿佛某种号声,紧接着,就看见一艘大船远远地驶来。 她好奇地躲在那块大石后面,只见船慢慢近了,靠岸停下,很多人陆陆续续地下来,抬着许多东西,箱笼、包袱……甚至能闻到一股香料的味道。

接着,一群女人被驱赶下来,女人们一个个张皇失措,驱赶她们的海盗却一个个兴高采烈,一副满载而归的样子。 然后,她看到秦大王跳下船,满脸喜色,手里拿着一个奇怪的柳条编织的筐子,也不知道是什么贵重东西,所以亲自拿着。

但他这副样子,更让她看得不寒而栗。

这个恶魔回来了,自己再也逃不掉了。

明知无路可逃,她也不甘坐以待毙,只想一定要远远地离开这里,躲得越远越好。 众人正在往里面走,一名性急的海盗抱着一个女子就往旁边的一间棚屋冲去,接着,是一些**的狂笑,女子的尖叫、惨呼……花溶吓得浑身冰凉,生怕秦大王突然又绕到这块大石后面,她赶紧悄悄趟着水往前面走去。

前面是一片悬崖峭壁,乱石嶙峋,她也不知该往哪里躲,只下意识地钻到一块最密集的石头后面,大半个身子几乎都淹在水里,生怕被别人看见了。

新一轮的狂欢又开始了。 她甚至能隐隐听到那些海盗们猜拳喝酒,唱一些俚调的震天价的声响,偶尔,海风还会吹来一些悲惨之极的呜呜咽咽……她不知道秦大王发现自己“失踪”后,又会如何折磨自己,要跑,又无路可逃。

她看看远处那搜巨大的船,自己一个人是绝对无法驾驶的。 大船旁边还有一些小木船、筏子……能不能偷一艘呢?可是,她很快就失望了,因为几名佩刀的海盗正在周围走来走去,看样子,这里的组织还非常严密……身上有伤,又长久地泡在海水里,好像这个世界上,所有的感觉只剩下疼痛……一种灭亡之前遭受最惨痛折磨的疼痛。

一只海鸟飞过,好像不怕人,停留在她的肩膀上,甚至伸出尖嘴壳子在她的面颊上硺了一下。 她也没伸手驱赶,眼前一阵金星乱冒,死神,似乎在向自己招手了……活着的时候一直在地狱,也许,死了会上天堂吧。

海岛的中央。 大坛的酒,用盘子装着的整块整块的肉、烤鱼,岛上猎来的各种野物,摆得琳琅满目。

一个个的箱笼打开,倾倒在地,全是大块的金银珠宝,珊瑚玛瑙,还有许多香料和绫罗绸缎……大秤分金,小秤分银,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,死去的人已经被抛在海里,活着的人大口地饮着自己的血和他人的血。 旁边的树干上,绑着的女子已经引不起这些海盗的兴趣,酒酣耳热,他们一个个扑向刚抓来的那群女子。

自儿皇帝石敬瑭割让燕云十六州,认比自己小十几岁的辽国皇帝耶律德光为“父皇”后,中原变得门户大开,一马平川地暴露在北方诸强的铁蹄之下,从此遗祸无穷。 本朝太祖雄才大略,可惜英年早逝,没有能够收复燕云十六州,此后一百多年间,他的那些不肖继承人自然更无此本事,从此,丝绸之路中断,和外界的联系大多集中到了海路,所以,本朝的航海事业大大发展,也给大大小小的海盗登上历史舞台提供了肥沃的土壤。

但是,秦大王这一次抢来的却不是过往商船,而是一艘官船,幕后的主人,是当今九王爷。

九王爷在众多皇子中,算不得什么人物,官船上的财物有何用途不得而知,至于目的地,秦大王更不会关心,喝一大碗酒后,大笑道:“奶奶的,整整两大船东西,我们才抢到九牛一毛,养足力气,再干他一票……”财物、女人、醇酒,让这些海盗血液里每一个最凶狠的细胞都被激发出来了,一个个摩拳擦掌:“干他娘的,要是能把两艘船全部拿下,这一辈子都吃香喝辣了……”“大王,这艘船估计会在前面的渔村靠岸休整……”“上面几百名军士,只怕来者不善……”“娘的,有什么不善的?吃饱喝足,我们再去割下甚么九王爷的头当球踢……”“好,大王英明……”“……”黄昏了,周围已经燃起了篝火。

所有人都醉醺醺的,吃饱、喝足、发泄欲望……秦大王醉醺醺地从一个妇人身上起来,忽然想起什么,摇摇晃晃地向自己的“皇宫”走去。

四周空荡荡的,没有人,床上也没有人。

女奴跑了。 那个早已“驯服”的女奴竟然跑了。 “来人……”两名喝得醉醺醺的巡逻好一会儿才走过来:“大王,大王……有……有什么事情?”小说《复仇嫡女:妖孽王爷来敲门》第七章女奴逃跑试读结束。 展开阅读全文。

上一篇:这个就叫专业(《功夫》)
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