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
您现在的位置:诗歌期刊 > 西方诗歌

观剧有感:艺术与常识 微信 感情咨询

发布者:admin
日期:2019-06-08 15:28

观剧有感:艺术与常识 微信 感情咨询

艺术创作“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”。 什么是“生活”?不外乎人之常情、常理、常识。 有一个常识问题:写作,那种伴随着精神创造的写作,是一件快乐的事,还是痛苦的事?(一)艺术创作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。

什么是生活?不外乎人之常情、常理、常识。

有一个常识问题:写作,那种伴随着精神创造的写作,是一件快乐的事,还是痛苦的事?应该说,这是一种快乐的、能获得享受的,甚至是幸福的劳动。

写作是有难度的,克服难度有时需要殚精竭虑,但这种痛苦恰是快乐的来源。 写作的快乐,一大半来自克服难度的过程,远甚于作品完成后的快乐。

写作之于写作者,如同毒品之于瘾君子。 诗人、小说家、剧作家等等,都是这样瘾君子。 写作的痛苦,跟那种被迫的、劳役般的、无精神创造可言的痛苦,完全是两码事。

(二)会钻这个牛角尖,是因为看了一个戏,《班昭》。 东汉女才子班昭,为了修史甘愿牺牲个人,这与当下现实中一些文化人崇尚物质主义、耐不住寂寞形成对照剧作者在各种场合表示过,写这个戏,有匡正时弊的用意。 据史料记载,班昭在其兄班固死后,受命于汉和帝续写《汉书》。 剧中班昭则是在哥哥临终时承诺续写《汉书》。 大师兄马续远游归来,发现班昭沉溺于宫廷宴饮,怠于修史,有所责备。

班昭觉得很冤枉,说自己守在书斋面对孤灯,我心已尽力也疲,头已白人已老。

我为什么不能,喝几壶茶饮几杯酒偷几日闲醉它几遭?品茶、饮酒与修史,怎么成了你死我活的对头?据史料记载,班昭在奉命续写《汉书》之前,就被邀为宫中女官、女眷上课,与朝廷关系相当融洽。 班昭之所以是才女,她对写作的喜好是必须的最基本的前提,写作的快乐,不可能被饮乐所代替,聚会、宴饮对她不过是一种休息,调剂,太多了,她必然会厌倦、抗拒,不可能如庸人一样耽于物质的享乐而不能自拔,否则,她就不是班昭了,而是一个附庸风雅的假文人。 无论是班固还是班昭,无论是作赋还是修史,仅文字一端,即被同代及后世文人所推崇。

《汉书》述史如作赋,用词典雅,语言富有节奏。

据了解,《班昭》剧作者罗怀臻创作成就颇丰,也得过不少高规格的奖项,应该是深味写作快乐的,为什么他笔下的才女却视写作为苦役,体会不到写作的快乐?也许就是因为常识太平常,太寻常,而戏剧冲突需要的是奇崛,是尖锐,是势不两立,一不留神就容易背离常识,也背离了人性。

而缺乏人性深度的戏剧冲突,看起来大起大落,热闹得很,但只能震撼耳目,很难深入灵魂。 (三)历史上,班昭是在其兄班固死后,受汉和帝之命续写《汉书》的。 剧中给班固安排了两个弟子,班固病重,自知无法完成《汉书》,在弟子中选择接班人。 创作不一定要跟史实完全一致,没有虚构就没有艺术。 奇怪的是,剧中班固将妹妹班昭与《汉书》捆绑在一起,两个弟子谁愿续写《汉书》,谁就可以娶班昭为妻。 班昭对两人都不满意,但班固说这是为了《汉书》,而且搬出亡父班彪的名义,班昭只能屈从,最后抽签决定嫁了二师兄。

上一篇:铜陵文明网:这位老兵照顾了牺牲战友家人近40年 传统女人特点

下一篇:横琴新区宪法宣传进校园系列活动全面展开 感情咨询室

友情链接